從「打不倒的勇者」電影,思索台灣政治人物之道

分類:觀念 / 偉大的思想  由 POLO 於 2010/1/11 發表   閱讀次數 2080

飾演南非總統曼德拉的美籍黑人男星 摩根費里曼,他那句:「感謝上帝賜予我不可征服的靈魂,我是我命運的主宰(主人)」真是讓人感動,POLO真心推薦 INVICTUS。


摩根費里曼在「打不倒的勇者」,飾演前南非總統曼德拉

劇情介紹

「打不倒的勇者」原片名「INVICTUS」是拉丁文「無敵」之意,來自英國詩人威廉的詩作標題。本片改編自南非記者約翰卡林的著作「化敵為友」,將曼德拉政治生涯切片,聚焦一段重要里程碑的真實故事。

影中描寫南非前總統尼爾森曼德拉(摩根費里曼 飾),剛當選的曼德拉瞭解,自從種族隔離政策以來,南非一直存在著種族歧視和貧富不均的階級問題,不過他相信透過作為國際語言的運動能使人民團結,於是他決定重整不受看好的南非橄欖球隊,他將一首陪伴曼德拉27牢獄生活的詩,送給南非橄欖球隊隊長法蘭索瓦皮納爾(麥特戴蒙 飾),藉由國際運動比賽凝聚國人向心力,讓黑白人種問題面臨嚴重分裂的南非能夠團結一致、讓備受南非黑人唾棄的白人球隊,成為全南非人民共同的希望,取得1995年世界盃冠軍賽的感人故事。

運動具有改變世界的力量,具有鼓舞的力量,具有使人民團結的力量,這種方式堪稱無與倫比」。-尼爾森曼德拉

團隊就是國家 

行動標語就是「團隊就是國家」(One team, one country)。

 

曼德拉經典之語

  • 讓黑人和白人成為兄弟,南非才能繁榮發展。
     
  • 在那漫長而孤獨的歲月中,我對自己的人民獲得自由的渴望變成了一種對所有人,包括白人和黑人,都獲得自由的渴望。
    ——曼德拉對戰爭與和平擁有獨特的認識
     
  • 壓迫者和被壓迫者一樣需要獲得解放。奪走別人自由的人是仇恨的囚徒,他被偏見和短視的鐵柵囚禁著。
     
  • 我已經把我的一生奉獻給了非洲人民的鬥爭,我為反對白人種族統治進行鬥爭,我也為反對黑人專制而鬥爭。我懷有一個建立民主和自由社會的美好理想,在這樣的社會裏,所有人都和睦相處,有著平等的機會。我希望為這一理想而活著,並去實現它。但如果需要的話,我也準備為它獻出生命。
    ——1964年被判終身監禁時,曼德拉將審訊法庭變成了揭露種族隔離制度罪惡和喚醒廣大民眾的講壇。他那長達4個小時的聲明是這樣結束的。
     
  • 我想用樂觀的色彩來畫下那個島,這也是我想與全世界人民分享的。我想告訴大家,只要我們能接受生命中的挑戰,連最奇異的夢想都可實現!

    曼德拉84歲時曾在南非舉辦了個人畫展,作品主題是監獄生活。在27年的鐵窗生活中,曼德拉用木炭和蠟筆繪畫來打發時間,漸漸形成了獨特畫風:線條簡單、色彩豐富。他最喜歡用畫筆講述自己的鐵窗故事,但並不選用“黑暗、陰沉”的顏色,而是明亮輕快的色彩,以此來表現自己樂觀積極的心態。

 

 「INVICTUS」之詩  威廉亨利

Out of the night that covers me
夜幕低垂將我籠罩

Black as the Pit from pole to pole
兩極猶如漆黑地窖

I thank whatever gods may be
我感謝未知的上帝

For my unconquerable soul.
賦予我不敗的心靈

In the fell clutch of circumstance
即使環境險惡危急

I have not winced nor cried aloud.
我不會退縮或哭嚎

Under the bludgeonings of chance
立於時機的脅迫下

 My head is bloody, but unbowed.
血流滿面我不屈服

Beyond this place of wrath and tears
超越這般悲憤交集

Looms but the Horror of the shade
恐怖陰霾獨步逼近

And yet the menace of the years
歲月威脅揮之不去

Finds and shall find me unafraid.
我終究會無所畏懼

It matters not how strait the gate
縱然通道多麼險狹

How charged with punishments the scroll
儘管嚴懲綿延不盡

I am the master of my fate:
我是我命運的主人

I am the captain of my soul.
我是我心靈的統帥

 

 

另摘錄網路「曼德拉的頓悟」一文

獻給台灣從事政治運動的所有人

南非的民族鬥士曼德拉,因為領導反對白人種族隔離政策而入獄,白人統治者把他關在荒涼的大西洋小島羅本島上27年。當時儘管曼德拉已經高齡,但是白人統治者依然像對待一般的年輕犯人一樣對他進行殘酷的虐待。

羅本島位於離開普敦西北方向7英里的桌灣,島上佈滿岩石,到處都是海豹和蛇及其他動物。

曼德拉被關在總集中營一個「鋅皮房」,白天打石頭,將采石場采的大石塊碎成石料。有時從冰冷的海水裡撈取海帶,還做采石灰的工作。他每天早晨排隊到采石場,然後被解開腳鐐,下到一個很大的石灰石田地,用尖鎬和鐵鍬挖掘石灰石。因為曼德拉是要犯,專門看守他的人就有3個。他們對他並不友好,總是尋找各種理由虐待他。

但是,當1991年曼德拉出獄當選總統以後,曼德拉在他的總統就職典禮上的一個舉動震驚了整個世界。

總統就職儀式開始了,曼德拉起身致辭歡迎來賓。他先介紹了來自世界各國的政要,然後他說,雖然他深感榮幸能接待這麼多尊貴的客人,但他最高興的是當初他被關在羅本島監獄時,看守他的3名前獄方人員也能到場。他邀請他們站起身,以便他能介紹給大家。

曼德拉博大的胸襟和寬宏的精神,讓南非那些殘酷虐待了他27年的白人無地自容,也讓所有到場的人肅然起敬。看著年邁的曼德拉緩緩站起身來,恭敬地向3個曾關押他的看守致敬,在場的所有的來賓以至於整個世界都靜下來了。

後來,曼德拉向朋友們解釋說,自己年輕時性子很急,脾氣暴躁,正是在獄中學會了控制情緒纔活了下來。他的牢獄歲月給了他時間與激勵,使他學會了如何處理自己遭遇苦難的痛苦。他說,感恩與寬容經常是源自痛苦與磨難的,必須以極大的毅力來訓練。

他說起獲釋出獄當天的心情:「當我走出囚室、邁過通往自由的監獄大門時,我已經清楚,自己若不能把悲痛與怨恨留在身後,那麼我其實仍在獄中。」
 

曼德拉僅擔任一屆總統,最後一年就表示不再參加總統競選,甘願做一個平民,淡泊權勢這在非洲大陸是很難想像的。

就如曼德拉所述:「我已經演完了我的角色,現在只求默默無聞地生活。我想回到故鄉的村寨,在童年時嬉戲玩耍的山坡上漫步」。

而台灣正在期待這樣的總統出現,也一定會出現,在不久的將來。